太极拳到底有没有这样的功夫?

文章来源:太极网   作者:太极国旅   浏览次数:
发表时间:2014-12-04 07:24  
 最近,一些太极拳视频、太极拳文章引起不少拳友、网友的争鸣。到底太极拳发放能到怎样的一个境界?我没有亲眼目睹。但是,不少武术书籍上记载的事例,似乎又不容置疑。下面,我略举几例,供大家参考。


  一、杨式太极传人傅钟文的故事

  傅钟文先生是当代杨式太极拳名家,青少年时从杨式太极拳一代宗师杨澄甫学拳,并跟随杨澄甫南下广州教过拳。杨澄甫去世后,他在藏龙卧虎的大上海立起门户,创立了永年太极拳社,50多年来,曾遇到过不少挑战,但从来没有败过手,现在海内外从学者数以万计,除了他拳法正宗、武德高尚外,他高超的推手术也蜚声海内外,吸引了众多的太极拳爱好者。

  傅钟文先生说,北方有一句口头禅,说一个人有点本事时,就说这个人有“两下子”,而不说这个人有“三下子”。过去的太极拳家打手也是一样,高明的太极拳家与人一搭手只两下子就把人打出去。看你有没有,就看一伸手。一搭手就知人根底,两招就将对方打趴下,没有用到第三招。

  他多次向学生和在各种场合下说到他所亲眼见到杨澄甫与学生推手的情况。他说,杨澄甫老师出一棚手,屈置胸前,任对方力大如牛的壮汉怎样推,他一化发,对方就腾空跌出一两丈开外。他自己当年向杨澄甫学推手时,就时常这样被杨澄甫发放出去。

  傅钟文先生以杨班侯为例说明他的主张。他说,杨班侯在北京教拳时,有一位拳师,外号“万斤力”,打过数省擂台,没有败过。他到了北京,到处打听北京什么人功夫好,有人对他说,杨家太极功夫好,有一个叫杨班侯的,人称“杨无敌”。那时是清末,“万斤力”叫人把挑战海报贴在城门上,指名道姓要跟杨班侯比武。比武地点设在西四牌楼。杨班侯如约应战。当时政府有规定,比武要先立下生死文书,打死人不偿命。到了约定的比武时间,杨班侯骑着白马来了,“万斤力”一见杨班侯个子不高,身体也瘦小,不以为然。观众见“万斤力”生得五大三粗,站在擂台上似一座铁塔,感到杨班侯在体格上与对方相差太远。两人在台上走了两圈,一沾手,杨班侯用一个“分脚式”把“万斤力”踢到数丈开外倒于地上。擂台下的观众还未看清是怎么回事,杨班侯已从从容容地骑上白马走了。

  傅钟文先生说了一些杨澄甫与人推手的轶事。在北京,有一次,杨澄甫的徒弟、学生们相聚在一起,有人对-位姓刘的说:“你跟老师推推手。”这姓刘的是走过江湖的人,性情较粗野,望了望杨澄甫老师,表示希望跟他推推手。杨澄甫为了不扫大家的兴,就跟这位弟子盘起手来。盘了几下,一旁的师兄弟又说:“老刘,你用劲打一下试试。”他说:“好。”于是发劲往老师身上打,杨澄甫在他用劲时,发了一个长劲,只见这姓刘的腾空飞了出去,身体碰到门口的影壁跌到地上,影壁边上的砖被撞掉了一块,周围的师兄弟都哈哈大笑。

  40 年代,有一天,一位在东北银行工作的人来到傅家,拜访碰上傅先生正与十多位学生在讲解推手。他说一下自己的学拳情况,也讲了不少恭维傅先生的话。末了,提出要与先生推推手。傅钟文先生见对方远道而来,也学太极拳,推推手也未尝不可,干是便与他在小厅里推起手来。只见对方一搭上手就用力推来,傅钟文先生头一回、第二回都化开了,第三回,对方还是用大力推来,傅钟文先生认为已客气过了,便不再让了,一借力,一发劲,对方受力腾空飞到门外的天井里。

  一个星期天,傅钟文先生在公园里教拳,一个大学生来了,他说:“傅老师,我跟你推推手。”傅先生见是自己的学生,便与他推起手来,谁知这位大学生一搭上手就用狠劲猛推。傅先生连续两次用双手管住他,第三次,这大学生来劲更凶猛,傅先生接过劲,一坐腿一转腰向前一发放,把对方腾空打出有二层楼那么高,在对方往下掉时,傅先生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他接住,围观的学生和游人很多,见状纷纷后撤闪避。这位大学生被傅钟文先生接住时,吓得脸都发白了。

  二、孙式太极创始人孙禄堂及其女孙剑云的故事

  “五四”运动后不久,北京发生了一件震撼武林的大事。那时朝纲不振,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屡遭外国人的欺凌。日本大正天皇派了个武士道大力士板桓一雄到中国,指名道姓要与中国国术大师孙禄堂比武,并通过政府,立下生死状。板桓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多斤,曾在日本古武道演武大会上连夺三枚金牌,日本天皇授予他“大正天皇特级勋章”,被认为天下无敌一手。这时孙禄堂年已花甲,但他集形意、八卦、太极拳武功于一身,功夫达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的境界。孙禄堂为振国威,凛然应战,把板桓打倒在擂台上。事后,日本天皇要用二万元大洋,请孙禄堂东渡日本教拳,被孙禄堂拒绝了。孙禄堂高超的武技和品格震动了武术界。 

  孙禄堂的衣钵传人、她的女儿孙剑云说:她对目前推手中尚力、顶牛的现象表示不赞成。她认为推手有一无有二,对方一出手,我已先发制人制住对方。“拳无拳,意无意,无意之中有真意”,是孙式太极拳的最高境界。

  有一次,孙剑云去吉林省通化教拳,碰到一位学过孙式太极拳的气功师,这位气功师问:“你会气功吗?”孙剑云说:“我们是练内家拳的,本身就有气。”这位气功师说要往孙剑云身上发气,让她感受一下。孙剑云笑笑,坐在藤椅上,手放在扶手上,这位气功师把手放在孙剑云手的上方,两手距离约二寸许,气功师用劳宫穴对她发气。一会儿,孙剑云还是没有什么感觉,一动也不动。那气功师却不敢再发气,他一面围着孙剑云转着,跳着,好像挺难受似的。一面说:“孙老师,你的气功不得了。”孙剑云对他说:“我不会你们这种气功。”又一次,孙剑云在沈阳,一位女气功师望着孙剑云观察了一下,说:“孙老师,你头上的光有半尺多高,你手上的气圈也有半尺多大,你的气功很厉害。”孙剑云开玩笑说:“才半尺多,没有一丈?"孙剑云认为太极拳的技击是要粘着别人才能把人打出去,把人打出去,要靠内气充足,气贯全身,太极拳讲的是这种“内气”。内气越充盈,功夫越深。孙剑云经过数十年的内功练习,具有充足精纯的内气,一些气功师说她的气外溢可观。但她不相信这些气功师的说法。

  1988年的一天,孙剑云在北京北太平庄上公共汽车。有几个人挤着,她是最后一个。当她一只脚踏上车,另一只脚刚离地时,汽车突然开走了。汽车的向前运动,一下子把她带出了数米远,眼镜飞了,她一连旋转了几个圈倒在地上。周围的人看见,一个老太婆被从车上扔下来,心想这下可能完了,不死也得骨折受重伤了,很多人问;“你伤在哪里?”她很清醒地说:“没有。”后来,她分析当时的情况,在汽车前进的惯力将她扔下来的一瞬间,她不自觉的顺势顺力转了几圈,卸去了惯力才跌在地上。她身体柔软圆活,跌在地上时,已基本上把身上所受的力化解完,所以才未受伤。俗话说:“老人怕跌。”当时,孙剑云年已75岁。

  三、陈式太极名家冯志强的故事

  冯志强在从陈发科学拳和推手时,是师兄弟中的佼佼者,数十年来,他在继承老师真传的基础上,对陈式太极拳的推手作了精心的研究。他认为,有的法门看不到,但看不到不等于不存在。不能像井中之蛙,坐井观天,天就是那么大,在大江大海中观天就不一样了。有的劲光说还不知道,亲身尝尝味道就明白了。坐在笔者旁边的一位同事想尝尝太极劲的味道,起身抓住冯志强的手腕,只见他一动,内气传到手上,一个发劲,那人腾空跳起来刚好又坐回到原来的座位上。那人觉得手腕好像受了一点伤,冯志强一边帮他分筋理络,一边笑着说,这是挤劲。

  冯老师人缘好,同事们都喜欢跟他闹着玩。一天,冯老师在车间里蹲着干活,一位当过兵的大高个想和冯老师开玩笑,先躲了起来,然后偷偷地走近扑上去,想趁着冯老师来不及站起来的机会搞突然袭击把冯老师推倒。谁知当他刚挨近冯老师身边,就被凌空抛到前面去了。冯志强在一旁听着笑着说:“那次,我好像听到后面有风声,身体不由自主地转过来接着他,顺势把他从头上扔过来的。这是无意识的,如果我一正面看见他扑来,也许不能应付得那么巧。这说明练功练到了一定程度,内气会自动起反应,已不必再通过大脑指挥了。”

  冯志强讲了太极拳师祖陈长兴的轶事。陈长兴功夫深不可测,他常常正襟危坐,人称“牌位先生”。他行走坐卧都蓄有功夫。他打坐时,无论别人从哪个方向打他,都能叫人腾空飞出。他全身没有一个地方不能打人,一般人被打出去非但不受伤,而且还感到很舒服。达到了拳无拳、意无意,无声无像的太极拳最高境界。冯志强认为要达到这种境界,必须把内气练成。发劲放人,要有内气,没有内气就不能谈技击,内气是由丹田发出,贯于四梢,又由四稍回归丹田,功夫的深浅是由丹田中内气的大小决定的。要练到内气贯经络,内气贯内脏,内气贯周身,功夫就上身了。内气充盈,随心所欲,与人交手,意到气到劲自到。内气不充足,就不能实现技击时的“四两拨千斤”。

  四、《太极内功》创编人李经梧讲的故事

  李经梧是山东省掖县(现莱州市)挝西村人,1912年生。17 岁那年,他怀着治病求生的欲望,拜秘宗拳名师刘子源为师傅,学秘宗拳。后到北京,经人介绍,他先拜吴式太极拳名师赵铁庵为师,学吴式太极拳。赵铁庵是吴鉴泉和杨禹廷的学生。后来,通过老师和拳友的介绍,又认识了杨禹廷老师(杨禹廷的老师是吴式太极拳师祖全佑的徒弟王茂斋)。在名师的传授下,他学会了两趟吴式太极拳架子,通过苦练,逐渐窥到吴式太极拳的堂奥。其时,陈式太极拳一代宗师陈发科也在北京授拳。经气功大师胡耀贞的介绍和老师的同意,他携艺投师,又拜在陈发科的门下,学陈式老架太极拳。由于他对老师甚是敬重,陈发科便每周两次上门教他。就这样,他一直跟随陈发科老师学拳十余年,掌握了陈式太极拳的精髓。60年代初,孙式太极名家李天池到北戴河气功疗养院学气功,其父是孙式太极创始人孙禄堂的徒弟,家传孙式太极拳。两人一见如故,互相切磋技艺,李天池将孙式太极拳传给了李经梧,李经梧转以陈式太极拳相传。这样,李经梧集昊、陈、杨、孙四家太极拳于一身,融会贯通,把自身的太极拳功夫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数百年来,无数太极拳家都在追求太极拳的最高境界。但到底什么是太极拳的最高境界呢?古典太极拳论上说:“由懂劲而阶及神明。”但神明是什么样的境界,难以用文字说清。现代有人说条件反射是太极拳的最高境界,但很多太极拳家对此说法不以为然。

  李经梧对太极拳的最高境界有自己的理解,那就是:应物自然。

  何谓应物自然?他不正面回答,却讲了前辈太极拳家吴鉴泉和王茂斋的几则故事

  据说吴鉴泉曾在清皇宫当过卫士,因为他在卫队里是无敌的,一些好恶作剧的同伴常常想开他的玩笑,但很难找到机会。一天早上,吴鉴泉从炕上起来,弯着腰,提起一脚穿袜子。一个同伴认为机会来了,悄悄从后面要用双手使劲抱住吴鉴泉,想摔倒他。在一刹那间,未见吴鉴泉怎么动,那卫士从炕一侧的窗户飞了出去。又有一次,吴鉴泉和一些师兄弟收徒,众人一起到馆子里喝完拜师酒后,来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师兄弟们给徒弟们说说拳。吴鉴泉由于喝多了一些,又是热天,他躺在躺椅上休息,用手轻揉着肚子。一师弟见状好笑,走上前去拍拍吴鉴泉的肚子说;“师兄你这肚子,……”话还未说完,就感到从吴鉴泉的肚子上传出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得他直想呕吐。

  王茂斋住在北京东四北大街一条胡同里,过去胡同里没路灯。王茂斋是做买卖的,一天晚上,他蹈藕独行在阴暗的胡同里。这时有一个人从后面走来,在王茂斋肩上轻轻地拍了拍说:“请问往……”王茂斋回头一看,人飞出去不见了。原来这个人是向他问路的,但当这人触及王茂斋的肩未讲完自己要说的话时已被王茂斋身上的自然反应打了出去。

  李经梧说完这个故事后说,所谓应物自然是指不是故意或有准备地把人发出去,而是与人接触后的自然反应,引进落空,借力把人打出去。这种发放已不受人的大脑指挥,沾着何处何处击,沽触点反应打人,而不是用固定的招数打人,这种功夫在身则处处可以发人,这就是太极拳的最高境界。

  作为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太极拳已经用她的历史传承证明了她自己!“既然有幸与太极结缘,那就将太极进行到底”。顺其自然,达到太极的最高境界。


(责任编辑:admin)
师不在'名',能明则'成';拳不在重,制胜则灵。斯是小'圈',唯求述真。切磋有挚友,往来通心声。可以论技艺,话拳经。无扰心之烦事,无逐利之苟蝇。论艺腾挪网,开悟腾挪中。拳友曰:“何其快哉!”